日本毛多水多免费视频

<strike id="n7nhh"></strike>
    
    

      <ruby id="n7nhh"></ruby>

            返回

            阿墨要為阿落張目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rockersreunionindy.com
                 阿墨要為阿落張目 (第1/3頁)
                
            “誤會?”宿梓墨料峭的薄唇抿出一抹冷冽的弧度,“本王可聽得清清楚楚的,何來的誤會?莫非,柳國公是說本王年紀輕輕就耳背么?”

            “沒有,當然沒有。王爺身康體健,哪里會耳背。方才,方才只是微臣愛女心切,以為她是在外頭惹了亂子,這才一時心慌意亂,導致,導致了這般的誤解……”柳敬存干巴巴地解釋,心里不禁暗暗恨起方才慫恿他出來的夏蓮了。若不是夏蓮說穆凌落肯定不會給他面子,不會去見他,他肯定就不會出來,更不會心生反感,張口就罵,結果卻招致了這樣的后果。

            現在宿梓墨逼迫得這般緊,擺明是要給穆凌落張目嘛!

            偏生宿梓墨還真不是個閑散王爺,哪怕德文帝不待見他,但他手底下可是有兵權的,且又是太子的左臂右膀,他也不能失禮。

            “亂子?”宿梓墨淡淡地揚唇,冷然開口道:“在柳國公心里,您的女兒難道就不是知書達理的嗎?郡君可是得了父皇親口稱贊的賢良淑德,貞靜賢淑。您這般評論,豈不是不把我父皇的話不放在心上了?”

            宿梓墨現在是逮住了理,往死里埋汰柳敬存。

            柳敬存被他這字字句句堵得瞠目結舌,夏蓮自是知道,若是柳敬存今天丟了這么大的面子,回頭她好不容易把他從陶姨娘那給哄回來,指不定他又該埋怨上她了,屆時少不得又不理會她了。

            夏蓮想著自己左右是個婦人,宸王再如何也是個男人,肯定不好跟自己一個女人一般見識。

            想著,夏蓮忙含笑站了出來,想打圓場子,“妾身不知宸王駕到,有失遠迎。這大門口風大,王爺快進來喝杯熱茶吧!”

            宿梓墨聞言,只冷冷地掃了她一眼,“你又是誰?”

            夏蓮雖然是庶女出身,但自從嫁給了柳國公,這身價倍漲,往日里都有不少人討好她的,何曾被人這般的冷淡過。宿梓墨這輕飄飄的一句話,就好似給了她一記狠狠的耳光。

            頓時,夏蓮的臉變得極為難看,她勉強扯出一抹笑,轉而看向了穆凌落,“阿落啊,王爺來了,你怎么不提前通知我們一聲呢!讓王爺站在門口多失禮啊,快快請王爺進門來。而且,站在外頭那么多人看著,你這不是存心給你爹難堪嗎?”

            “難堪?難堪那都是他自己給的?!彼掼髂淠氐?。

            不過,穆凌落自是不能這般直言不諱,畢竟她還是柳敬存的女兒,但凡她有在眾目睽睽之下有幾句不好聽的話,到時滿京城都會傳滿她不孝的名頭。

            穆凌落何嘗看不出夏蓮迂回的心思,她冰冷的視線對上了夏蓮的,柔柔一笑,“好啊。不過,王爺身上還有傷,還是先回去養……”

            “不必,既然柳國公誠心相邀本王進府一敘,本王豈不是太不給柳國公面子了?!彼掼髂驍嗔四铝杪涞脑?,堅決要與她一道入府,免得等會他們一伙兒還要欺負阿落,他豈能不看著點媳婦兒!

            方才那丫鬟可是說過了,柳國公對穆凌落那可是相當的生氣的。

            柳敬存俊美的臉上扭曲了下,又忙躬身道:“那是當然,微臣求之不得。王爺,里面請吧!”

            一行人一道入府,穆凌落跟在宿梓墨身側,她暗暗地扯了扯宿梓墨的衣袖,示意等會他莫要輕舉妄動。

            這還是宿梓墨第一次入柳國公府,因著他身份尊貴,自然是坐的上座,旁邊則是坐著柳敬存,他蹙了蹙眉,覷了眼坐在他下首的穆凌落。

            若是阿落嫁給了他,這上首之位也該是穆凌落的了,何以輪得到柳敬存來做,還讓他的阿落吃了委屈。

            如此想著,宿梓墨就越發覺得,他要加快步伐了。

            穆凌落淡淡地抿了口茶,抬眼望向了柳敬存,明知故問道:“方才我回來就聽說,父親在家發了雷霆之怒,不知是何人惹了父親?”

            柳敬存見她居然還敢提這事,他心里越發的惱怒,惡狠狠地瞪了眼穆凌落,卻又轉眸小心翼翼地看向了宿梓墨。

            宿梓墨以杯蓋刮開杯內的浮沫,冷淡道:“既是柳國公的家事,那就不必顧忌本王。本王只是進來討杯茶水喝!”

            柳敬存雖然聽他沒表明什么,卻總覺得他會為穆凌落張目,一時也不好如往常那般指著穆凌落就毫無顧忌地破口大罵。

            柳敬存忍了忍心里的怒氣,盡量放緩了語氣道:“今天京兆尹的人過來府內拿走了你房內的一個丫鬟,聽說還是你從安榆帶來的貼身大丫鬟。你怎么選個丫鬟都不會選,那丫鬟可不是個普通的小門小戶里的小丫鬟,她可是成國公府白小姐的大丫鬟,因著在安榆逃離,現在成國公府一直在尋她。結果你倒好,把那禍根子帶到咱們家來了。你整個京城的人都會笑話咱們家連個丫鬟都買不起,調。教不好,去窩藏個別人家的逃奴。知道,這明天上朝,你爹我的臉往哪兒擱嗎?”越說他心里越氣憤,聲音也大了起來。

            只要想到整個京城都在笑話柳國公府,他這心窩子里就跟被人戳刀子一樣,指不定明天上朝還要被人嘲諷幾句。

            他當初就不該認了穆凌落回來,這就是個禍根子,不但與他不對付,自從回來后,府邸里頭出了多少事兒??!現在,居然還往外頭敗壞了府里的名聲。他偌大的國公府會給不起她一個丫鬟嗎?她偏生要一個別人家的逃奴,這不是誠心讓她丟臉嗎?

            他這肯定是跟穆凌落上輩子有仇,這輩子她來討債了??!這個該死的討債鬼??!

            穆凌落倒是難得聽到柳敬存這么和煦的責備,她以漂亮的指尖彈了彈袖口不存在的灰塵,抬起眸子,輕輕地抿唇一笑:“瞧父親生氣,父親不必擔憂您的好名聲,”她嘴角勾起嘲諷的笑意,“我自是不會連累了您,更不會連累這偌大的國公府的?!?br>
            “不會連累?”柳敬存見她現在還在說這些風涼話,怒道:“你知不知道,光是今天京兆尹往咱們府邸里走一遭,這滿京城還有幾家不知道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m.hzqzdz.net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日本毛多水多免费视频

            <strike id="n7nhh"></strike>
              
              

                <ruby id="n7nhh"></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