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毛多水多免费视频

<strike id="n7nhh"></strike>
    
    

      <ruby id="n7nhh"></ruby>

            返回

            阿墨回京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rockersreunionindy.com
                 阿墨回京了 (第1/3頁)
                
            許貴邊給宿梓墨包扎傷口,邊擔憂地說道:“王爺,您這連日來的奔波,幾乎是幾日不曾眠,馬都累死了三匹了。而且,您的傷口都而且您的傷已經裂開過好幾回了,如此下去,您的身體根本就吃不消的。如今京城就近在眼前了,天黑前我們一定能趕回京城的。要不,您就先休息會兒,左右進城也不急于這一時?!?br>
            宿梓墨聞言,冰寒冷冽的黑瞳冷冷地掠了他一眼,語氣冷然道:“不必了,我們繼續趕往京城,必須立刻回京?!?br>
            許貴望著望著繃帶上點點猩紅,忍不住道:“可是,王爺,您的傷現在越發的嚴重了?!羰窃僖淮嗡毫?,也不知何時才能去痊愈了,且現在比之原來越發的……”

            宿梓墨緩緩地穿好衣服,回道:“我的傷無礙,出發?!爆F在的他哪里還肯等,只恨不得立刻飛奔到穆凌落身側解釋清楚。

            說罷,他抿了抿唇,看也不看許貴一眼,起身就往停在一側悠然吃草的駿馬而去。

            他翻身上馬,玄色錦緞披風在空中劃過優美的弧度,他一抖韁繩,一夾馬腹,駿馬立刻飛馳而出。

            “王爺,您還不曾吃東西呢!”許貴急忙喊道,見宿梓墨根本不曾回頭,只能無奈地搖頭。他自是知道宿梓墨的心急如焚,而今,他只能邊召集旁邊才下馬歇息吃干糧的親衛一起,一邊翻身上馬直追宿梓墨而去。

            ————

            穆凌落緩緩地收回了手,微微笑著問道:“近來,樓公子可有感覺身體不適,頭疼是否像以往疼得那般厲害了?”穆凌落是見識過樓玉玨以前頭疼欲裂的模樣。

            樓玉玨嘴角噙著淡淡的笑容,回道:“多虧阿落姑娘以往給我的藥丸,我現在好了許多,發作也沒往日里頻繁了?!?br>
            穆凌落聞言,淡淡笑道:“那便好。我方才探脈,發現公子體內的毒素雖有堆積,但卻比之初始好了許多。既然公子用得好,那這藥丸,我會去再制一些,到時再讓人送過來。公子按時服用即可,我會配合對公子使用針灸之術的?!?br>
            穆凌落也不過問他其他,樓玉玨只是她的病人,至于他為何會中毒之類的事兒,都與她無關。

            頓了頓,穆凌落輕輕道:“可能是阿落才疏學淺,一直都不曾在醫術里找到相關的病癥……但是,阿落既是答應替樓姐姐替公子治好,那阿落必然會竭盡所能。近來,我外祖父送了我一些醫藥有關的書籍,阿落會盡心研讀,以便早日替公子解毒?!?br>
            聞言,樓玉玨微微一嘆,“勞煩姑娘顧念,玉玨銘記在心,感激不盡?!?br>
            “那,若是方便,我后日再來替公子針灸。只是,不知到時我是直接來此還是?”穆凌落也知他雖是樓琪的弟弟,但他到底是樓家人。在趙家居住,恐怕也不是長久之計。

            樓玉玨笑道:“嗯,到時我會讓姐姐來接你?!?br>
            穆凌落畢竟是個女子,他身為男子自是不能頻繁前去尋她,免得誤了她的清譽。而樓琪是個女子,倒是方便了許多。

            兩人剛談妥,就有丫鬟前來,說是寧德公主被人緊急叫回了宮內,故而穆凌落就得自行回去。而樓琪因著懷有身孕,胎兒不穩,不敢動彈,更不能相送,想讓樓玉玨幫忙送穆凌落回府,以示感激和情誼。

            穆凌落本想說不必,樓玉玨是個最懂禮節之人,聽罷,他只點頭道:“我已然知曉,我會安然護送穆姑娘回府,你且回去跟姐姐說,讓她放心?!?br>
            那丫鬟俯身應道,這便匆匆又去回樓琪。

            “樓公子不必如此,我能自己回去的?!蹦铝杪渚芙^道。

            樓玉玨淡淡笑道:“家姐懷有身孕,虧得阿落姑娘診出,又給家姐安胎,玉玨感激萬分,姑娘就讓玉玨以盡感激之心吧!”

            話都說到這份上,穆凌落也不好再說,她本是覺得樓玉玨腿腳不便,不必這般折騰,她雖不認路,但這趙府的人豈能不知。

            而今,她也只能應下。

            待得用了午膳,府外的車馬早已備好,宴席也散了,門口的車馬早已散得七七八八了。

            穆凌落上了馬車,這馬車很是奇特,她仔細觀察,發現這根本就是給樓玉玨特制的馬車,里面一點兒也不顯得擁擠,反而很是寬敞。輪椅收在了馬車后,兩人面對面而坐。

            樓玉玨是個很懂風趣風雅之人,跟他共處一室,一點兒也不會覺得尷尬,好似春風拂面,反而讓人很是舒適。

            穆凌落見他低頭抿茶,眼角眉梢都浸潤著溫雅,俊俏精致的容顏,他簡直就像是一個完美得無可挑剔的人。只是,老天不垂簾,他卻有著一雙殘廢的雙腿。

            穆凌落一時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也許是美人如玉,一時被迷了眼。她忍不住低聲問道:“樓公子,您的腿,可否讓阿落替您看看?”

            樓玉玨愣了愣,放下手中的茶杯,摸了摸自己麻木的雙腿,淡淡笑道:“姑娘莫不是也存了想替我看腿的想法?姑娘想看,那便看吧!”

            只是,他身側的手卻微微地握緊。哪怕是溫潤如他,在面對自己的殘缺時,心里也并不如表面平靜。

            樓玉玨的雙腿其實很修長,若是站起,估計也是個長身如玉的男子。穆凌落心里暗暗道了聲可惜,只抬手去碰他的膝蓋。

            “公子的腿不曾萎縮,可見保養得很好,若是有朝一日能站起,定然也不會支撐不住?!蹦铝杪漭p輕說道。

            一般人若是殘廢十來年,沒有良好的按摩手法,定然是會肌肉萎靡,到時哪怕是能治好,也會因為肌肉萎靡而不得不放棄行走的可能。

            樓玉玨回道:“我這雙腿早已沒了知覺十來年了,多虧當時一位游舫神醫傳了一套手法,觀言又****不綴地替我按摩,我這腿才沒萎縮……”

            正說著,馬車行駛過鬧市,驟然卻前面見幾批駿馬疾馳而來,煙塵滾滾,險些就要撞上樓玉玨的馬車。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m.hzqzdz.net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日本毛多水多免费视频

            <strike id="n7nhh"></strike>
              
              

                <ruby id="n7nhh"></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