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毛多水多免费视频

<strike id="n7nhh"></strike>
    
    

      <ruby id="n7nhh"></ruby>

            返回

            柳國公府里討公道(二)加更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rockersreunionindy.com
                 柳國公府里討公道(二)加更 (第1/3頁)
                
            柳敬存的表情和語氣那般的自然,若不是穆凌落早先見識過他的嘴臉,她還真以為他是在擔心自己。

            穆凌落豈會不明白,他不過是見敏王府前來討公道,臨時想扳回一城。

            她抿了抿唇,并不言語。

            柳敬存見穆凌落這般的不識相,暗暗咬了咬牙,看向一側的柳浩軒,眸子一凝,“浩軒,你這又帶著妹妹亂跑了?我不說了最近要帶你妹妹去見國師么,你自己愛亂跑也就罷了,你妹妹金尊玉貴的一姑娘家,你也不知打注意一下?!?br>
            說著,他又溫柔地轉向穆凌落,道:“阿落啊,你娘可是擔心了你一晚上,你的丫鬟也是守了你一宿,這不才去休息?!?br>
            穆凌落眸子一瞇,“碧落呢?”

            夏蓮也忙走上前來,臉上浮起柔柔弱弱的笑,“在你屋子里候著,我看她與你甚是忠心。因著你不見了,擔心了一晚上,剛剛才歇下?!?br>
            穆凌落聞言,勾了勾嘴角,輕輕柔柔道:“是嗎?倒是勞煩你照料我的丫鬟了?!?br>
            夏蓮靦腆笑道:“都是一家人,阿落這說得哪里話?”

            穆凌落實在沒想到這一家子的臉皮這般的厚,與以前她在安榆碰到的更是過之猶不及。當初,但凡穆家有這夏蓮一半的手段,也不會落得這個下場。

            敏王冷眼看著他們做戲,“你不必責備浩軒,他雖是你的兒子,更是我的外孫。外孫來見我這個外祖父,難道還不行么?”

            柳敬存忙躬身答道:“怎會?浩軒來盡孝自是應該的?!彼娡忸^有人好奇地往這邊張望,忙比了比手勢,“那個,這外頭風大,岳父大人,岳母大人,大哥大嫂,您們里面請?!?br>
            敏王冷冷哼了聲,一掀袍子,金刀大馬地大跨步走了進去。

            鄭氏悄然抿唇冷笑道:“想不到這親家老夫人竟也避而不見,莫不是嫌棄我爹娘不成?”

            柳老夫人一大早地傷風頭疼,此時還臥病在床休息,這才不能出來迎接。

            柳敬存不好委屈老娘,此刻見鄭氏問罪,敏王妃那銳利的眸子也瞪來,他忙開口解釋了一番,最后說道:“待得母親身體痊愈,屆時敬存定然攜母親親自前來謝罪!”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敏王妃也不好再責備,不然就是他們蕭家得理不饒人。

            穆凌落見柳敬存把姿態擺得這般低,微微地垂下了眼眸。

            她其實很疑惑柳敬存這般除去一張俊美的臉,其他并不大顯出,為何能夠娶到榮華郡主這般風華絕代的宗室女。此時,她似乎大概有些明白了。

            她扶著敏王妃慢慢地進了柳國公府,這次雖然沒有小廝夾道相迎,但這一路上遇到的仆從都跪倒在地,恭恭敬敬地行禮,不敢怠慢。

            等到了國公府正廳,敏王和敏王妃年歲大,身份高,再加上是長輩,自然是坐在上首的。這才落座,立刻就有人上前奉茶,奉上的自是好茶。

            穆凌落望了眼這氣派的正廳,她本要跟著鄭氏坐在下首,卻被敏王妃拉住了手,立在了她身旁。

            柳敬存見此,眼眸微微地一閃,立即讓人去搬了個繡凳來讓穆凌落坐下,一副心疼女兒的好父親模樣。

            敏王也不飲茶,手指曲起,敲了敲桌子,“我今日前來,就想問問,那柳綾羅是個什么章程?”

            蕭明翰在一側冷笑道:“什么章程?柳敬存你倒是好手段,不知從哪兒弄來的外室私生女兒,占了我妹妹的名頭行著便宜,可是撈了不少好處??!一個不知道哪個地兒出來的可憐玩意兒在這享潑天的富貴,我的親外甥女兒在外頭卻要過著清苦日子。柳敬存,你可真是好狠的心哪!敢情我們從頭到尾都是被你當了猴耍了?”

            蕭明翰只要想到往日里全家有多疼愛那刁蠻跋扈的冒牌貨,為此家里人沒少吃委屈,他就心里恨得慌。

            夏蓮聞言,忙小心地站出來,淚水漣漣道:“敏王,舅大哥,勞煩你們聽我家老爺解釋兩句,他、他這都是有苦衷的……”

            “砰”地一聲,那琺瑯彩繪茶杯砸了過來,里頭滾燙的茶水潑了夏蓮半裙子,燙得她渾身發抖。

            敏王抬起寒涼似冰的眸子,冷毅的面上一片肅然,“這廳里何時輪到你這個婦人出聲?柳敬存,你就是這般看不起我敏王府的嗎?”

            夏蓮被他這句話堵得臉都白了,身子顫了顫,連腳上的熱燙都察覺不到了,這般赤果果的蔑視,讓她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心里是滿滿的恥辱。

            就因為她出身卑微,就活該被他們這般對待嗎?

            她不禁緊緊地攥住了手心,她這些年被下面的人捧慣了,一時這自尊心更是前所未有的高漲。

            蕭明翰覷到她眼里掠過的仇恨和狠毒,他凝眸,冷道:“怎么?你莫非還有委屈不成?”

            當年柳敬存和夏蓮成親之時,蕭明翰就曾前來敲打過他們,當時夏蓮滿口答應照料好柳浩軒,結果最后若不是浩軒機靈,差點兒就被他們給養廢了。

            這筆賬,他可還清楚地記得。

            這話仿似一盆冷水兜頭澆下,特別是對上蕭明翰那雙冷漠寒涼的眸子,夏蓮只覺一股寒氣自腳底冒了上來,她勉強笑了笑,退后了一步,“不、不敢……”

            柳敬存見此,忙拉開夏蓮,穆凌落見他這時還惦記著護著夏蓮,不由微微地勾了勾嘴角。

            柳敬存掀袍跪倒在地,就要朝著上首的兩位長輩磕頭,可是一看到安然坐著,雙眼迷茫地望著他的穆凌落,這頭卻不知要不要磕下去。

            可是偏生穆凌落似是沒感覺到他眼神里的示意,一動不動地端坐,好奇地望著他。

            他見敏王夫婦面色不好,咬了咬牙,悶頭磕了下去,待得磕過三個響頭,見得穆凌落頷首的模樣,仿似他在給她磕頭。他只覺得一口血憋在了嗓子眼里,真是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這簡直就是個討債鬼!這一切都是因著她,他才要受這敏王府的罪!

            柳敬存只在心里記恨上了,卻不知道穆凌落也在自己的小黑賬上把他給添上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m.hzqzdz.net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日本毛多水多免费视频

            <strike id="n7nhh"></strike>
              
              

                <ruby id="n7nhh"></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