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毛多水多免费视频

<strike id="n7nhh"></strike>
    
    

      <ruby id="n7nhh"></ruby>

            返回

            要趕一起趕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rockersreunionindy.com
                 要趕一起趕 (第1/3頁)
                
            可不是,那些個庶女明面上說的年歲比穆凌落小一歲有余,可是真正的情況,又有幾人知曉?

            若是今天柳老夫人和柳敬存不一邊享受著榮華郡主以性命換來的富貴,一邊還埋汰他娘,或許柳浩軒會把這些話留在心里更久,甚至是只藏匿心中,絕不開口言出??善麄兗纫旀?。子又要立貞潔牌坊,用他娘來做筏子,簡直就是欺人太甚了!

            當年,滿京城的人都贊榮華郡主的好眼光,能夠尋了這樣兒的夫婿,兩人的恩愛也是京城出了名的??闪栖巺s只看到了他娘死后,柳敬存的薄情寡義,外頭都稱贊柳敬存情深不壽,卻看不見他在榮華郡主死后的肆意。

            當夏蓮打著讓柳敬存延綿子嗣的旗號,把那些姬妾迎入門時,隨后而入的那些庶女就跟一個個耳光一樣,甩在了榮華郡主臉上。那時的情深繾綣,似乎都成了一個個笑話!柳浩軒又豈會不知道,那都是夏蓮為了討好柳敬存,這才為他把養在外頭的女子迎進門來,還得了個賢良的名聲,外頭甚至還隱隱有言,覺得榮華郡主太過霸道善妒,這才導致柳敬存多年都只得了一兒。

            那時,柳浩軒憤怒的同時卻又有些慶幸,虧得他娘不在,不然看到這些女人和孩子,她心里該是多么難過!他娘那般的高貴,眼底容不得一顆沙礫,見到這樣的背叛,她該多么的難堪!

            柳敬存沒料到他竟咄咄相逼,竟然把那些個陳年舊事都給翻了出來,他頓時大怒,“你個逆子,你這是對你爹我大大的不敬!你今天是想造反了么你?來人,請家法!”

            他的確做了那些事,可是他做是一回事,但是讓人說出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特別是滿屋子那么多人,柳浩軒根本就是在挑戰他在國公府里的權威。

            柳老夫人也被柳浩軒這大逆不道的話給氣得渾身發抖,她只指著柳浩軒惱怒道:“好啊,我這些年白疼了你!你居然這樣兒地對你祖母,對你爹?你忘記你姓什么了嗎?你姓柳,可不是姓蕭,你是柳家人,我看你是被蕭家灌了迷魂藥了,居然忘記了你的根本!你這簡直就是大逆不道啊你,我都要被你氣死了,我的心口好疼??!天哪,我們柳家怎么就出了你這樣的人啊,列祖列宗啊,老爺子啊,我真是對不住你們啊,居然教導處這樣的子孫來了!他居然不要柳家,去幫個外人!”

            柳老夫人一嚷嚷心口疼,頓時滿廳的人都湊了過去,端茶遞水,關懷備至的繁多。

            柳綾羅忙上前來,扶住了柳老夫人,一邊口中連忙招呼著身邊的丫鬟冰香去請大夫,一邊忙喊一側的丫鬟端來茶水,“還不快端茶來給老夫人送藥,保命藥呢,還不快點兒拿來??!”

            柳老夫人的身子本就在年輕時拉扯大幾個孩子時就落下了命根,結果后來猛然暴富,這吃的喝的都是上檔次的極品燕窩補品,導致補得過度。本來榮華郡主當年找過大夫給她調養的,大夫讓她少吃點補品,多吃點粗糧調節,還給她開了藥調理。結果柳老夫人只以為榮華郡主是舍不得給她吃好東西,為此不但趕走了大夫,還在柳敬存面前告了榮華郡主一狀,惹得兩人間鬧得甚是不愉快。

            現在,她可不就是因著沒聽勸告,導致補過頭了,身體肥胖了,這身上的病也一一體現了出來。每個月都得讓大夫來給她診脈看病,****吃藥調理。

            這會兒,柳老夫人雖然被氣得直冒火,但哪里是真的病發,只是為了躲避柳浩軒的責備。她只吃了柳綾羅遞過來的藥,裝出一副被氣得氣血翻騰的虛弱模樣。

            柳綾羅邊給她順著胸口,邊看向了柳浩軒,委委屈屈地道:“哥哥,你就算再怎么生氣,也不能氣了老祖宗??!祖母年紀大了,大夫說了要靜心養,你這大吵大鬧的,豈不是要逼死老祖宗嗎?祖母以往多疼您啊,您就不能多擔待點嗎?”

            柳綾羅瞧著是跟柳浩軒說話,其實最終目的是說給柳敬存聽的。她最是清楚她爹對柳老夫人的孝順在意,以往柳敬存寒窗苦讀之時,是他母親寒冬臘月地給人漿洗衣物,酷夏烈日地下地干活,只為了讓他進京趕考,讓他出人頭地,這些恩情他都記得。所以,當年榮華郡主但凡跟柳老夫人起了點沖突,他表面上是總勸誡柳老夫人,其實心里卻對榮華郡主很是責備,認為是她苛責了他的母親。

            現在柳浩軒氣得柳老夫人差點兒病發,柳敬存哪兒能不生氣。

            “逆子,我看你是要鬧得家里不安寧了!你祖母年紀大了,你卻偏生要氣得她病發,我看你就是包藏禍心!你若是當真這般的想當蕭家人,好,我把你的族譜剔了,從此以后,你就去安安妥妥地當你的蕭家人,與我們柳家毫無相干,如何?”柳敬存大聲呵斥道。

            “老爺,這,這不妥當吧?”夏蓮雖然心里歡喜,但面上卻還是裝出一副恐狀,勸慰道:“您可別生氣了,不過是家里人斗兩句嘴,浩軒怎么也是流著咱們柳家的血脈不是?”

            若是柳浩軒被剔除了柳家族譜,現在柳家就只有她兒子柳凌華是嫡出血脈了。今后,這柳家的一切,可都是柳凌華繼承了,包括這爵位!

            這樣想著,夏蓮這心里頭就樂開了花,真是巴不得立刻就把柳浩軒逐出了家譜。

            穆凌落哪里肯就這樣看著柳浩軒被欺辱,看著這滿屋子里的人竄上躥下的,也不過是為了這柳家的爵位和財產。

            她只冷冷淡淡地一笑,看向了憤怒不已的柳敬存,“父親若是要趕,那就把我們兄妹,一塊兒給逐出族譜吧!”

            夏蓮沒想到穆凌落竟然會出來撞槍口,她心里暗喜,面上卻焦急道:“阿落,你這時候說什么呢?你怎么跟你父親說話的,你父親不過是說些氣話罷了?!?nbsp;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m.hzqzdz.net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日本毛多水多免费视频

            <strike id="n7nhh"></strike>
              
              

                <ruby id="n7nhh"></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