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毛多水多免费视频

<strike id="n7nhh"></strike>
    
    

      <ruby id="n7nhh"></ruby>

            返回

            榮伯公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rockersreunionindy.com
                 榮伯公府 (第1/3頁)
                
            柳綾羅其實很反感跟張笑住在一起,因為她知道自己跟張笑根本屁的血緣關系都沒,自然更加排斥了。雖然張笑一直把她當成親侄女那樣兒疼,得了好東西自是都先給她用。但在柳綾羅看來,他就是個窮酸的教書先生,連個官銜都沒,日子過得多清苦可想而知。偏生,張笑還沒個自知之明,成日里在外頭奔走,巴結那些個官員,被人賞了點東西都當個寶地捧給她,也不看看什么玩意兒!

            現在驟然聽說張家都要上京城來,頓時她臉色都變了,“什么?團聚過中秋?過什么過,又不是過年,還舉家遷來,真是,也不看看這院子多小,能住下那么多人嗎?一個窮酸先生,他知道京城里生活多艱難嗎?連個銀耳蓮子羹都吃不起,用次等品充之,還把兒女都帶入京城來,這也真是夠好笑的!”

            柳綾羅氣呼呼地坐下,驀地似是想到了什么,她眉頭一蹙,“他們該不會想著通過我攀附國公府吧?畢竟他連個官位都沒有,現在成日里早出晚歸地到處奔走籌謀,他莫不是想利用我去叫爹爹給他尋個官位?然后,再利用我娘舍不得我,讓我出錢養著這一大家子吧!”

            柳綾羅真是越想越覺得可能,霎時這臉都拉得老長。

            “小姐……張大人倒是看著不是這樣兒的人!”冰香想了想,低聲道,見柳綾羅面色不悅,又忙道:“不過,這畫人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您回國公府時給國公爺跟夫人提個醒,莫要被人騙了。畢竟張大人待您雖說看著盡心,卻到底不精心,還不知道他肚子里埋著什么主意呢!”

            聞言,柳綾羅點了點頭,“沒錯。你去扯兩尺棉布和錦緞,給我爹爹做雙鞋子,再給我娘繡個香包,回頭也好回府過中秋?!?br>
            柳綾羅是知道,她娘肯定是舍不得她在外頭過中秋的,必然是要團圓的,她先做個準備,回頭也好去爹娘面前賣個好和乖,讓他們知道她在外頭過得不如意,這才能更疼她不是。

            而張笑卻也不知他現在捧在手心里的侄女兒如何低看他,他正端立在榮伯公府蕭明康面前,拱了拱手,道:“多年不曾見到蕭兄了,而今多年過去,蕭兄英姿勃發,真是盡顯英雄之風?!?br>
            蕭明康拍了拍他的肩膀,爽朗大笑道:“你啊,張弟也是,風采不減當年。遙想當年,你我兄弟二人游歷各方,把酒當歌,真是暢快淋漓?!?br>
            說起蕭明康跟張笑的緣分倒是要追究到二十年前了,兩人都年少,意氣風發,出門游學,增長閱歷,一見如故,結為異姓兄弟。雖然后來兩人都分開了,各自成家,但也常有書信往來,交情不減當年。就是當年張笑的兄長入京,也是得了敏王府的關照的。

            “我早便說過,張弟你一身才華,不能埋沒,若是入朝為官,定然能有一番作為,更能為天下百姓謀福。而今看到你想通了,我這心中也甚是欣慰。若是可以,你就來我這,我真好缺幫手?!笔捗骺禋g喜地道,“來,坐下?!?br>
            蕭明康向來欣賞張笑的為人和風骨,一直想把他引薦給其伯父敏王。

            張笑隨著他在一側坐下,早有丫鬟奉茶上來,他擺了擺手,道:“這些容后再提。我此次來,本是為了認親,這入京又是認親又是辦宅子弄些零碎之事,倒是耽擱了來拜訪?!?br>
            “認親?”蕭明康好奇。

            “是我兄長遺留下的閨女。說來我近來才知,原來與蕭兄也有些干系,特來跟蕭兄道謝?!睆埿φ{查到敏王府與柳國公府是姻親,榮伯公府與敏王府親近,當年他對蕭明康的身份也不甚清楚,而今知曉了,自是要來道謝的。

            “你兄長的閨女?”蕭明康注意力向來在朝堂上,哪里會去了解這些個后宅之事,且他剛回京不久,更是不知其中要事,“這倒是好事啊,怎生要與我道謝了?”

            “柳國公心善,我兄長當年與其是同窗,又同朝為官,我兄長逝世后,虧得他把我那侄女兒養在家中,這些年視如己出,綾羅也成長得很好。我聽說敏王和敏王妃待綾羅也甚好,一直想要感激,卻苦于拜帖,故而就先來跟蕭兄說說,代為轉達下謝意,且郡君和府內的大少爺也都是禮教頗好的?!睆埿B忙道。

            “綾羅?柳綾羅?”蕭明康反應過來,頓時想起之前堂兄蕭明翰寫來的信中提到當年的事兒,臉色霎時有些古怪起來了。

            “是的,怎么了?”張笑見他面色有些怪異,不由奇怪道。

            蕭明康也是與柳綾羅處過的,自是知道柳綾羅的德行,且說起來,蕭明康跟柳綾羅還頗有些怨,只是到底他是長輩,也不好多提她的不好,不好與個小輩計較,只也不喜提起她了。

            “蕭兄,你還是多注意下你這侄女兒為好。她可不是個省油的燈!”蕭明康忍了忍,到底還是忍不住吐出了這句?!靶⌒牡溂凹议T!”

            以往顧及這是他疼愛的堂妹所生的閨女,哪怕是做了多過分的事兒,他當時都忍住了,他忍著悲痛,只是請離了京城,出外任了。只當眼不見為凈。而今,得知柳綾羅與榮華一點兒關系都沒,還霸占了他親外甥女兒的位置,享受了他們多年的疼愛,他這心里就恨上了。

            張笑聞言,眉頭一蹙,“張兄,何出此言?綾羅只是個姑娘家罷了?!笔捗骺颠@話未免太過分了些,哪里有這樣兒評價人家女孩兒的,這不是毀了人家姑娘的名聲么?且,蕭明康向來是個疏朗之人,為何今日竟然說出這般的話來!

            蕭明康看重與張笑的情分,他抬手按了按額角,慢慢道:“這些,你還是去問問你那侄女兒吧!問問她當年在榮伯公府做了何事,你就該知道?;蛟S,一句年少不懂事可揭過,可我這心里揭不過。張弟,我今日有些不舒服,怕是不能招待了,見諒!”再說下去,他怕自己會忍不住心中的悲痛。

            張笑就這樣兒莫名其妙地被請出了榮伯公府。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m.hzqzdz.net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日本毛多水多免费视频

            <strike id="n7nhh"></strike>
              
              

                <ruby id="n7nhh"></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