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毛多水多免费视频

<strike id="n7nhh"></strike>
    
    

      <ruby id="n7nhh"></ruby>

            返回

            給我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rockersreunionindy.com
                 給我 (第1/3頁)
                
            樓玉玨望著遞到跟前來的佩飾,彩色的絲絳打出漂亮的結,上面的玉佩小巧而精致,看著就是女人最喜歡的佩飾。

            這是穆凌落方才送給華灼的見面禮。

            說起來,穆凌落從來沒有給他送過這種小東西。自然,穆凌落早已有了丈夫,自然也不會送這些來落下話柄。如今這個,顯然不是她的貼身物品,應該只是偶然戴著的,這才能顧輕輕松松地送人。

            他抬手接過那佩飾,指尖摩挲著溫潤的玉佩,這是質地上乘的玉佩,倒是也不算是薄禮。

            他的確想要,但卻并不想經過別人手的。

            樓玉玨閉了閉眼,然后緩緩地睜開了來,隨后他把那玉佩又掛回了華灼的腰間,搖了搖頭,“我并不想要的?!?br>
            “你說謊?!比A灼一下就戳穿了他的真實想法,“你不過是嫌棄這上頭沾染了我的氣息而已?!?br>
            他自己素來不喜這些東西,穆凌落送他這些,倒不如送他一只野味來得讓他歡喜。他方才之所以接過,不過是看出了樓玉玨的渴望。

            他也是抱著想要討好一二樓玉玨的想法,畢竟這是自己未來的飼主。

            樓玉玨淡淡道:“是真的。華灼,你留著吧!”

            這顯然是出自下人之手編織的,樓玉玨知道連翹有著一雙巧手,顯然,這是出自她之手。穆凌落恐怕也不會佩戴別人編織的東西,只能是出自親近之人的手。

            華灼見他堅持,鼓了鼓腮幫子,“左右我是為了你才要了這玩意兒的。你既然不喜歡了,那我也不要。你知道的,我并不喜歡這些?!?br>
            說著,他扯了那玉佩,抬手就要掀開了車簾丟掉。

            樓玉玨摁住了他的手,“華灼,我之前就與你說過,別人送你的東西,是萬萬不能丟的,那是別人的一份心意?!?br>
            “可是,它戴著很礙事啊?!比A灼眨了眨眼,“再說了,我留著也沒什么用。說是給我做什么劍穗,可是劍上如果有了東西,太過花俏,并不方便的?!?br>
            華灼是實話實說。他是真的不需要什么劍穗,而方才穆凌落也顯然只是面上情分,畢竟能夠讓她送見面禮的只會是親近同世家之人,她之所以會這般看得起華灼,一來是因為樓玉玨的態度,二來也是因著她對華灼的遭遇所起的好奇與同情。

            這份禮物也沒別的意思,只是個看得起的意思。

            這個道理,樓玉玨也顯然一清二楚??伤麉s并不愿意看著華灼就這樣把穆凌落的心意丟掉……

            頓了頓,半晌后,樓玉玨攤開了修長白皙的手,慢慢道:“給我,我先替你保管著,以后等你用得著的時候,再來與我取。就與你其他的東西放在一起?!?br>
            華灼對財物這些東西看得淡薄,但是該給他的,樓玉玨都給他留著了,想著以后他若是真正融入了人群,以后總歸是要結婚娶妻的,就當是提前給他攢聘禮。

            華灼見他伸手,歡喜地就把佩飾給遞了過去。

            “不用還我了,你留著呀!”他爽快地拍了拍手,高興地道。

            樓玉玨望著那塊佩飾,怔怔然地出神,良久,他才把佩飾握在了掌心里,明明是塊暖玉,他卻只覺得心口冰涼得厲害。

            華灼見他一直不說話,不由不解地歪了歪頭,“怎么了?你不開心么?你今天出門的時候,明明很開心的嘛!”

            而且,他當時還聽人提過,這種禮物明明能隨便就叫個人去送,樓玉玨卻忙里抽閑特地去了一趟。旁人看來可能是看重商侯府與宸王府的關系,但是真正明白的人,恐怕就該知道,樓玉玨不過是想來見見穆凌落而已。

            華灼其實也不明白,到底樓玉玨看上了揣著崽兒的女人哪兒?明明都是一個鼻子兩個眼睛,身上又沒有毛,一點都不好看,冬天里抱著也不暖和。

            但是,方才他卻是真真實實地感受到了樓玉玨的感情。

            樓玉玨回過神來,習慣性地要彎眸淺笑,“沒有的事情,我只是在想些事情而已?!?br>
            華灼見他不承認,只轉了轉眸子,鼓了鼓腮幫子,鼓成一個包子臉,“做什么不承認???明明就難受,何必強迫自己笑呢?”

            “沒有?!睒怯瘾k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笑意,但是眸色卻尤其的幽邃深沉,讓對上他目光的華灼一時啞然,就是方才的放肆都收斂了起來。

            “所以,華灼就還是不要胡言亂語,污了王妃的清譽?!睒怯瘾k輕言細語地道。

            華灼立刻點頭如搗蒜,待得樓玉玨轉開了視線,他才急急忙忙地垂下了眼眸,身側的手早已習慣性地成爪,卻不敢伸手去撓。

            他其實早在決定跟隨這個人的時候,就已經知道得很清楚,這個人的可怕之處!

            看著好像是個軟綿綿的,毫無用處的羊羔,但是骨子里卻是比老虎還要叫他覺得可怖。

            華灼的骨子里都是獸性,十幾年生在狼窩里,他的身體里早已鐫刻著狼族的特質,他能夠真正跟隨在樓玉玨身邊,哪兒是因為樓玉玨能給他安穩的生活,那些聽起來就像是拯救一個失足少年的說法,那不過是說來給穆凌落聽的而已。

            孤狼敬佩臣服的都是比其強大的存在。

            華灼不過是恐懼著樓玉玨罷了。

            樓玉玨這才滿意,他抬起手來,輕輕地拍了拍華灼的肩膀,拂落了他肩頭不知何時落上的落葉,“這件事,不要跟任何提起。就是觀言,也不準提?!?br>
            華灼到來后,一直是由觀言照顧的。雖說沒有對樓玉玨的親近,但是卻也沒有對旁人的排斥,至少他還是愿意聽觀言說上兩句的,若是旁人,他恐怕直接就是咬斷了咽喉。他又是個沒什么復雜心思的人,基本是別人問什么就回什么,前提是他愿意回答。

            華灼自然是滿口應好的,在樓玉玨心情不佳,顯然著惱的情況下,他哪兒敢多說其他。

            不過,樓玉玨倒也沒真正生氣,他望著這個少年唯唯諾諾應著的模樣,想起他之前叱咤草原的模樣,不由微微地扯了扯唇角。

            PS:下章依舊12點后更!開啟新副本!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m.hzqzdz.net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日本毛多水多免费视频

            <strike id="n7nhh"></strike>
              
              

                <ruby id="n7nhh"></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