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毛多水多免费视频

<strike id="n7nhh"></strike>
    
    

      <ruby id="n7nhh"></ruby>

            返回

            公子是中毒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rockersreunionindy.com
                 公子是中毒了 (第1/3頁)
                
            看到這樣賞心悅目的美人,很難有不心情愉悅的。穆凌落也不能免俗,她勾了勾唇角,坐了下來,“公子可覺得好些了否?”

            樓玉玨唇色清淺,淡淡笑道:“嗯,好了許多?!?br>
            “那我先給公子把銀針給拔了,若是太久也不大好?!蹦铝杪浣忉尩?。

            樓玉玨輕輕應了聲:“有勞姑娘了?!?br>
            美人如畫,又聲音悅耳,溫文有禮,換誰都會覺得愉快,唯恐拔針的動作太重,讓他太過疼痛了。

            穆凌落把針都給拔了,她細細地觀看了下銀針,這才丟至在另外一個小包里,準備回去后再好生消毒。

            “公子,麻煩您把手伸出來,我給您把把脈?!蹦铝杪涫疽?。

            樓玉玨很是配合,一側的觀言忙給他稍稍挽起袖子,露出他白皙的手腕??赡苁且驗樯眢w不健康的關系,他的肌膚都白皙得透明,皮膚底下的青色血管一覽無遺。

            穆凌落抬手按在他的脈搏處,只覺指尖一片溫涼,他的肌膚竟是如此寒涼,倒是讓她有些詫異。

            自古,女為陰,男為陽,男子的陽氣總會比女的略高一籌的。

            這般的清涼,只能說明這人的身體素質極差勁。

            穆凌落沉眸,靜靜地替他診脈,神色認真。

            用了近乎一刻鐘,左右兩邊的手都探過,其中包括看他的眼口。樓玉玨似是習以為常,但他的修養和脾氣都很好,一直都很是配合,面上毫無燥意。

            只是,穆凌落的眸色卻越發深了起來,面上的神色也越發凝重。

            “大夫,您看,我家少爺肯定能治好的吧?”觀言關切地焦急道。

            穆凌落抿了抿唇,看了眼觀言,一時倒是不知該如何開口了。

            樓玉玨擅于察言觀色,一瞬間就看出穆凌落的為難,他淡淡道:“觀言,你去外頭給我倒杯溫開水,我有些渴了?!?br>
            觀言聞言,頓時忙點頭,“好,那少爺等等,小的這就去?!闭f罷,他就一溜煙地往外跑了。

            樓玉玨這才轉眸看向穆凌落,輕輕笑道:“姑娘,你在我面前可以暢所欲言的。你可以直說,我這到底得的是什么???”

            穆凌落看著他如此淡雅的模樣,微微嘆了口氣,低聲道:“雖然您的小廝告訴我,有太醫說,您是風邪入腦了。但也可能是我醫術式微,我倒是覺得您這倒像是……”她看了看樓玉玨的神情,輕輕說著,“中了毒?!?br>
            聞言,樓玉玨的面上迅速地掠過一抹陰霾,隨后他微微笑道:“你確定嗎?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有人這般說呢!”說著,他抬手拂過發梢,淡淡地看向穆凌落。

            穆凌落卻并不改變初衷,“嗯,我診斷的結果這般告訴我的。你的手指微微泛著淡淡的紫,并不是普通人的粉紅,雖然一方面可以用氣血不足來解釋,但另外一種解析,那就是體內毒素淤積?!?br>
            穆凌落特地跟謝昭借閱過古代毒藥的解析,故而懂了些這里的毒藥品種和解法。不過,學中醫本就是對相克藥物都知悉清楚,她學起來那也是事半功倍的。

            樓玉玨垂眸,看向自己的手指尖,的確,他上面連代表健康的漂亮月牙都不曾有,整個指甲都呈現著一種淡淡的紫色。

            他想起那些太醫來給他看病時信誓旦旦的模樣,他不禁略略苦笑著搖了搖頭。

            “而且,您的頭疾可能也是毒素隨著經脈擴散到您的頭部,但是可能因為量少,只會引起頭疼不適,定期經脈扛不住毒素侵擾會自我保護。但是長此以往,若是不好生清理,您估計會有性命之憂?!蹦铝杪淇粗嫒绻谟竦乃?,略略輕道。

            她也是有十足的把握確認樓玉玨的毒,只是,她實在無法想象到底是誰會舍得像年紀小又玉團可愛的孩子下毒的。

            “是嗎?”樓玉玨似是想起了什么,淡淡道:“此事不要跟他人提起。既然姑娘您特地提出來,不知你可有辦法給我解毒?”

            穆凌落搖了搖頭,“實話與說您,我對毒的認識不多,但我能先用藥物和針灸之術給您緩解緩解。您多與我講講您病發時的情況吧,我想多了解下,再去查閱下醫術,研究下您的病情?!?br>
            樓玉玨聞言,點了點頭,打起精神,倒是真把細節都與她說了遍。

            最后,他頓了頓,慢慢道:“看來此次,我特地來安榆,倒也不是一無所獲。姑娘盡管看診就是,若是治不好,我也不會怪罪你的?!?br>
            連京城里的太醫都治不好他,他也沒抱太多的期望,只是穆凌落的那股認真勁打動了他。他私心里到底還是盼著自己快些好的,只是往日里他也不想說出來,徒增家人的傷感罷了。

            而且,事到如今,他也只覺唇齒發寒,不知該與誰說才好。

            饒是如此,樓玉玨依舊笑得溫雅,語氣和緩。

            穆凌落倒是不曾見過如此豁達的病人,聞言不禁略略愣住,見他眉眼淡漠認真,她恍惚間,只覺得他這模樣很是眼熟,卻一時半會想不起像誰。

            “嗯,那我往后每三日給您施針,至于您安神的藥,待我制好,就給您送過來。這些日子,公子切記,心情和緩,勿燥勿惱?!蹦铝杪湔酒?,福了福身,“公子好生養傷,那我先告辭了?!?br>
            剛巧觀言送了茶水進來,見了穆凌落要走,他忙應了樓玉玨的意思,把她送了出去,還特地付了診費。

            “有勞姑娘了!”

            穆凌落望著他飛快進去了的背影,捏了捏手里輕飄飄的荷包,她忍不住打開了瞧一眼,等看清那兩百兩的銀票時,不禁怔愣在當場。

            還是萬桂在一側喚她,她才回過神來,萬桂掃了眼她手里的銀票,笑道:“阿落,只要你幫大公子治好了病,這以后的好處多著呢!別說是兩百兩,兩千兩兩萬兩都不足以為謝的?!?br>
            穆凌落聞言,眼眸一亮,“多謝萬叔提醒,我自當竭盡所能!”

            若是真能得那么多銀兩,她可不就成了個小地主婆了,她以后還愁啥!

            想到未來的好日子,穆凌落不禁抿唇笑了起來。

            雖然她也覺得樓玉玨中毒和斷腿可能都涉及到名門后宅里的隱秘陰私,但她也只做她身為大夫的職責,以外都與她無關。她也不想知道得太多,與她無益。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m.hzqzdz.net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日本毛多水多免费视频

            <strike id="n7nhh"></strike>
              
              

                <ruby id="n7nhh"></ruby>